如果有一天我不在微笑,如果那一天妳正走在路上想著今天晚上的節目,無所謂的看了一眼,看到了面無表情的我,會不會懷念起我耍笨的日子?




      我用可能還沒喪失的六塊肌帶動我下半身的兩條腿一百八十度往後旋轉,右腿在旋轉時盡量讓大腿與小腿成平行、在下一秒如果龍龍被我的聲音嚇到楞住的話,右腿就可以對龍龍的大頭發出媲美南條紀沙羅「雙重龍捲風腳跟落」的踢擊!右手亦與我的身體成平行狀態,在任何可能性都被否定後才有可能對龍龍擊出我軟弱無力的右勾拳、左手擋住龍龍可能撲向我脖子的可能性、左腳往後收準備在龍龍撲空的狀況下狠狠往牠的脊椎踩下去,由於場地屬於往下狂奔的斜坡,所以我的所有動作都在空中完成。

       這一瞬間彷彿連心臟都緊張的停止跳動,此時的我居高臨下有多種方式可對龍龍做出制裁,而龍龍一時之間由優勢轉為劣勢,勢如火山岩漿爆發的龍龍在此時也不得不對下一秒的行動做出思考,眼神透露出了需在戰力評比上對此人重新評斷的眼神,在加上我那五字箴言的亡心衝擊波,龍龍居然喪失掉了往常的狠勁。

       衝勢稍緩,高手過招哪容得下半秒鐘的思考,不等龍龍回神,我的右腳在空中變化成一直線,如同一根充滿血的大肉棒,在龍龍緩下的那零點幾秒狠狠的往龍龍的賤頭踹過去。「凹嗚!」順著身體轉速、去勢加上帶有離心力以及凡人爆發力的一擊,豈是這隻生活在吃飽睡睡飽吃吃飽睡飽舔雞巴生活中的廢物所能承受?

        龍龍有如斷了線的風箏往路旁飄去,我則在落地的那一瞬間繼續朝「白蟻侵蝕過且極致粗糙的木棒」邁進!為了下一秒的殺著一刻都不能放鬆。

        落地後的龍龍馬上收起剛剛的驚訝以及身體上的疼痛,低吼一聲繼續投入追殺我的行動。

        此時的我警惕自己不要因為剛剛成功的一擊生出喜悅之心,畢竟這一踢還是帶點運氣以及龍龍低估我的成份在,在觸碰到並拿起「白蟻侵蝕過且極致粗糙的木棒」的那一刻,突然感到此棒看似腐蝕透骨其實還是有點重量,粗糙的表面提供了讓人放心的摩擦力,這木棒的長度經由目測發現彷彿是量身訂做,不會短到發揮不出力量、不會長過難以操控,棒頭成錐型的設計下更可供人做出長刺的動作,不會只能左右揮擊讓人看破攻勢。

        「幹!這木棒不論叫屠龍棒、倚天棒還是玄鐵重棒都不會讓人覺得言過其實,還會覺得恰如其名啊!」

        「嗯…」就是這名字,殺暴了!!!!

        龍龍的攻擊圈已接近我身後兩公尺處,如果我這時拿著,起來面對龍龍的話,牠絕對有足夠時間煞住車往後狂奔,在拿起「暖暖魂!無想轉生棒」後,我的攻擊力已由接近零的數值提升到破百的戰力,但跑速也被扣了一些。好險此時我背對龍龍,如果讓牠現在面對我的話一定會發現到我「暖暖魂!無想轉生棒」散發出來的棒氣絕對讓牠連另心臟跳動都感到困難。

        腦袋轉過幾千個小週天,我決定在龍龍身形完全攏照在我的攻擊圈中在發動攻勢,此時龍龍可以說是避無可避,唯有與我一拼生死,且我決定放棄攻擊龍龍的頭部,轉攻牠左前腳的關節,讓牠享受一下等死的滋味。

        背對龍龍的我無需回頭,憑著龍龍的腳步聲,我即可用心眼觀察,左右腳跟開始離地,以左腳前緣為軸,右腳小心翼翼的往前踏出,待右腳踏實,身體往左後方帶,「暖暖魂!無想轉生棒」順勢舉起,龍龍的惡夢此刻開始!

        「幹!心眼他老母!」龍龍比我預估的要早許多秒,在我轉頭的這一瞬間憤怒的「犬牙丸衝擊」狠狠往我俊俏的臉龐撲來,實而不華的「暖暖魂!無想轉生棒」頓時成為防禦的武器,在我看清楚龍龍嘴巴裡沒吃完的寶路前由上往下擊落,以攻代守,精準的擊中龍龍脆弱的鼻子,龍龍忍受不住劇痛往後退,不等招式用老,在無想轉生棒敲擊到地面彈起的那一剎那,手腕一轉,無想轉生棒回正,我往前近逼至與龍龍平行的距離,用看著ESPN慢動作重播A-ROD揮幫動作的記憶,往龍龍纖細的右小腿狠狠揮擊。

        「Hasta La Vista!」

        龍龍的右腳以詭異的角度往外翻,如果是棒球場的話這次的揮擊絕對是個界外球。

        龍龍的哀嚎聲不絕於耳,並在我眼前幾公尺處不斷的看著自己無法控制的右腳,看看它在看看我,好像在跟我說:「操妳媽的!斷了啦!」

        經過剛剛差點顏面傷殘的恐懼,我發現我全身都濕透了,一陣涼意襲來,讓我頭腦清醒不少,但不知道是要告訴我繼續完成虐待龍龍的使命、還是苦海無回頭是岸。媽的!這隻狗現在的生死應該在我手上了吧?

        難著無想轉生棒走到龍龍前方,牠拖著身體往後急退,彷彿看到了牠此生最大的恐懼般,跟牠大眼瞪著小眼,我心理中於找回一點滿足,這隻狗終於把我當一個人看了,應該說,牠終於知道誰是老大了。

        看著牠伸出舌頭舔著自己毫無生機的右腳,我突然想起我為什麼整天想著龍龍喜歡舔小慧的雞巴。

        那是小五還小六的時光,在一次體育課的上課中,我另外一個死黨告訴我小惠上體育課會偷偷把胸罩換掉換成小可愛,意思就是說現在玩躲避球玩的滿身大汗的小慧的胸罩現在可能放在教室,雖然我馬上反擊,她說不定從家裡出門就穿小可愛了啊!

        「ㄜ…反正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啊!」

         雖然我打從心底不相信他,但我口渴的要死也是事實,所以就跟體育老師說一下跑到教室拿水了。進到空無一人的教室,那種要犯罪的緊張還真讓人享受,雖然不太可能,但是心理還是激起了一些渴望,走到小慧的櫃子前,我的死黨去搜小慧的書包跟袋子,我則負責她的櫃子。

        打開櫃子的那一刻,耳邊聽到死黨的髒話,我同時跟他確認那只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他只好無奈的做在自己位子上喝水,櫃子裡,映入眼簾是一堆課本加一本,日記。雖然沒搜到蘊藏小慧體香的胸罩,但看到小慧的日記應該比胸罩更有價值吧!

        犯罪的魔爪深入我心靈,死黨的話我有一搭沒一搭的附和著,這本日記看來不是交換日記,而是小慧與自己心靈深處最寫實的對話!翻了幾頁好討厭好髒好臭的字眼後,我看到了一個標題:「龍龍跟我的祕密」

        此時的我像是一名習武之人拿到九陰真經一樣,睜大眼睛開始研讀,看完前面一堆廢話後,開始看到了我的公主另外一面。

        『        今天洗澡跟龍龍一起洗,龍龍雖然每個禮拜都有洗澡,但因為我從沒跟龍龍一起洗澡過,而且今天去公園跟小西他們玩,身體好臭,所以跟龍龍洗澡應該沒關係吧!龍龍一開始有點怕怕的,因為牠討厭洗澡,之後我把衣服脫掉準備洗澡,看著龍龍縮在角落的樣子,我就抱著龍龍跟牠說不用怕,難後坐在地上把龍龍拉過去,龍龍開始跟平常一樣跟我玩親親,還聞人家下面,難後,龍龍就舔人家下面,一開始很癢,可是到後面還滿舒服的,龍龍還舔到人家的屁屁,我跟龍龍說很髒不要舔那邊,可是龍龍不聽人家的話,但之後也很舒服…』

         「舒服、舒服、舒服、舒服、舒服、舒服、舒服、舒服、舒服、舒服、舒服、舒服…」

        那應該是看A片之外下面第一次感覺癢癢的吧!從那時起我就對我的公主起了一種怪怪的感覺,直到畢業都忘了要跟她告白,結果也忘了依照小學生的好奇應該把這間事跟很多人討論的,這或許也可以是,我跟小慧的祕密吧!

          在我陷入回憶的時候龍龍仍不敢有太大的動作,而我回神後才發現我旁邊站著一個人。      

        「還不夠狠,不過眼神有到位,想不想幹更大的?」

創作者介紹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at711
  • 妳的大頭貼好像角頭老大
  • 我脖子上掛了耳機應該會讓人有文藝青年的味道吧?

    翰翰 於 2010/10/30 13:0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cat711
  • 是墨鏡的問題!!
  • 翰翰 於 2010/10/30 13: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