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tude  

最近心中一直潛藏一個名字,隱匿在心裡某個角落,其實是放在一個很顯眼的位置,但卻又不斷的希望能忽略它。

看著你今天離開的背影,我心中浮起了一句話,在這上班變成是因為有妳,妳一離開這個空間,我對這個空間就毫無懸念,像是一個無意識的遊魂。

有好有壞,我停止對妳的掛念、專心在工作上,但我更遺憾沒有語妳共度一段快樂的時光,這是一段無奈的自白,以下是我對自己懦弱的辯護。

 

為什麼沒有大膽說出自己的感受,因為妳有男朋友…這其實不是問題,我想更多的因素是,我們在相遇的一開始,就在彼此之間套上了距離。我是妳職場上的前輩、老鳥,我大妳五歲,更多時候像妳的哥哥,我不是與妳保有平行的關係,太多的牽絆在心上,我不該冒著讓大家陷入尷尬的危險下告白。

一切都像是場默劇,潛藏在我底下的默劇。

這齣默劇藏著我無法說出的許多話,藏著我對妳若有似無的關心。表層含有我怕被人視破的恐懼。

我擔心的是我跟別人說不必擔心的,這樣誤了我的感情還是彼此的發展?我想我更該衡量是現在的平衡重要、還是日後的回憶重要。

這樣的感覺是不是等到時間淡忘就好,妳與我之間的感情到底如何,我實在無解。

妳的個性很好、很中性,與異姓沒有距離,我不曾將你與我的相處當作示好,我相信你對其他人也是如此的反應,所以我並沒有大膽的跨出那一步,這就是現在,這就是我們。

 

每天踏進這個地方,其實想的都是妳,手上多拿一頂安全帽,藉口是早上戴我姐,直到下午才想起妳只有早班,現在的我有點茫然,暗笑自己竟然忘記這件事,我腦海中掛的還是妳傻笑的畫面。

傻笑的畫面,我多久沒有相信女生會傻笑。

這一刻,我只想相信你是傻笑的,妳是天真的,因為我真的好愛這樣的妳,這是一種感覺,關於我對於一個女生的感覺。

可能我本來對傻笑的女生就是沒抵抗力,但妳的心又讓我覺得多添一分可愛,我真的不夠了解妳,我知道要對一個人說出我喜歡妳這件事是應該要很嚴肅的,我的感覺不能只從妳的笑容與外型做出發點,所以我無法跨出那一步表達我的想法。

多希望在某一刻能對妳說出心中的話,我想說,在經過那麼的事情,人在喜歡過一些事情又崩壞後,會對喜歡這件事多一點考量。

面對妳的每一天,我都在思考這件事,我到底是不是喜歡妳?

每次從新思考一遍,就越告訴自己要劃定界線,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不該任意突破,不管好的壞的結果,之後都會遺忘的話,那何不保持現在的寧靜?

面對妳很煎熬,我表現的很內斂,我也不想對妳戀戀不捨,但我不斷地輾轉反側,這一切的一切,我甘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