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夢想是站在稜線上眺望遠方,拿起鏡頭拍下遼闊的海平線。還是撐起帆收起船錨,航向未知的海域?


順時針旋轉的躲避球狠狠從前方砸過來,砰的一聲撞在我胸口,我雙手抱住,再把它往來人丟去。小五的我,夢想是跟躲避球隊的戰友一起拿下市長盃的冠軍。


每天早上滿身臭汗的練球、假日一個人拿球丟向牆壁孤獨的身影,那時候的夢想是能用自己的汗水達成,不用科學訓練、不用名師密技。這項運動就是把球往人身上丟,只要命中紅心,夢想就又更近一步。


曾幾何時,勝利的喜悅染上我的面容。但小五的我,懵懵懂懂感覺,夢想不只是贏得甚麼。


「幹拎娘!」一拳揮向對方的臉頰,一根木棒揮向我的頭部,我舉臂格擋,那不是個夢想的歲月,是血氣方剛的國中生涯。


如果得到同才的認可、群體之中脫穎而出是夢想的話,或許我已完成了一半,但緊接而來的副作用則成了我最好的教訓。出類拔萃若無虛懷若谷的基石,短暫的榮耀刻於自大的墓碑只是早晚的事。


妒意中奮戰,猛然想起書本上的一句話:「唯其固執、方能勇敢。」名的果實若要用嘴裡的鮮血灌溉,我願意獻上一切。


這些年,那些事,被叫做熱血的青春。


高中的我,戰場除了聯考之外、就是籃球場。每當下課的鐘聲響起,抓起籃球,我就像山中出草的勇士在衝刺,拿著人頭回到自己的部落。看到熟悉的臉孔、幾聲吆喝,開始在大太陽底下鬥牛。那年開始有了追逐某些身影的雛形,好像稱為夢想,不過是打進NBA。


夢想總是循序漸近,要進NBA總得先會灌籃,先是好不容易摸到籃板、接著雙手都碰到了、好像快摸到框了!整天總是跟同學討論昨天Kobe Bryant用了哪一招、明星賽誰的灌籃超帥、左手上籃是某人的大絕招等等…


這個年紀才知道,原來熱血是懷著被老師罵的決心去笑著做某件事。夢想呢?被歸類在跟林志玲在一起的遐想中。


高三的學測,把夢想與目標馴服在許多簡章與攻略中,它告訴你幾分可以上甚麼大學、有甚麼經歷可以加分,這些高一時老師都跟我們提起過了。高中三年就為了這些阿拉伯數字,它們代表著我們未來幸福的日子、安穩的過一生。


努力過好日子、努力考好成績過好日子、努力背熟每一本書,考好成績過好日子、努力背熟每一本書,考好的成績、過好的日子,擁有完美的一生。


夢想在哪裡?


「同學請把它背熟」講台上的老師這麼說到。


在馬丁路德的文章裡。


二十歲,坊間充斥著各種教你二十歲該做甚麼事、二十歲不該做甚麼事、三十歲前應該要規畫好的事,或是人生第一桶金、他們如何成為億萬富翁等等…


換個形式,我們從被動學習過好日子,換成主動學習過好日子,好日子的前提就是用不完的鈔票。我們何嘗沒有思考過自己想要的,但我們被要過好日子的鈔票給侷限了,我們不只為了鈔票忘記自己原本的樣子,我們還失去了感受好日子的心。


夢想是個容易從嘴巴說出來的詞彙,但我們已失去了實踐它的勇氣。許多時候我們吃苦是為了那個社會的經驗值,熬過就是你的,但你想要的是它們—譬如嚴長壽先生那湧泉般的智慧,還是他總經理、總裁的頭銜、薪資或者股票分紅?


許多人都知道自己當下的渴望,卻未曾想過內心深處對於遠景的藍圖。我們努力、我們奮鬥,我們遭遇人生所有的困境、困難,究竟為了甚麼而面對?


我想,是為了一顆未受汙染的心,在沒有枷鎖的捆綁下,閃耀著光芒的心。

它含著對於知識的渴望,那份渴望是源於生活的不滿、想要改變困境的渴望。


它含著深不見底、卻蘊含能量的決心,那份決心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它如鑽石般強硬卻未曾散發出刺眼的光芒。


最後,那顆心它必遭致眾多的苦難。但就如唯有眾多的碎石、最貧幾的土壤才能孕育出最甘甜的葡萄般,最完整的夢想,唯有在困境中茁壯發芽、狂風暴雨中逆勢成長,才能結出甜美的果實。


甜美的果實中,必含有善的因子,它是改變的契機,是得到心靈最大的滿足中,最不可或缺的要素。唯有秉持著善的意念,夢想的旅途中才不會感到匱乏,遭遇困難時,成為我們最後的能量。


一切辛苦的最後,秉持善的信念來到原點,我們將沒有遺憾。或許夢想的終點從未抵達,但這一路我們將明白,自我的實現在我們身上得到最大的驗證,那是最圓滿的收穫。


九把刀夢想是因為他這個世界將有一點點的不同。Obama在肯亞之旅後,決定將民族融合當成他的夢想。實現自我的同時,我相信加入了善的果實,這個夢想,一定將與這個世界一起收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