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den4123158306.jpg 

如煙
詞:阿信 曲:石頭

我坐在床前 望著窗外 回憶滿天
生命是華麗錯覺 時間是賊 偷走一切
七歲的那一年 抓住那隻蟬 以為能抓住夏天
十七歲的那年 吻過他的臉 就以為和他能永遠

有沒有那麼一種永遠 永遠不改變
擁抱過的美麗都 再也不破碎
讓險峻歲月不能在臉上撒野 讓生離和死別都遙遠
有誰能聽見

我坐在床前 轉過頭看 誰在沉睡 那一張蒼老的臉
好像是我 緊閉雙眼
曾經是愛我的 和我深愛的 都圍繞在我身邊
帶不走的那些 遺憾和眷戀 都化成最後一滴淚

有沒有那麼一滴眼淚 能洗掉後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給我一次機會 將故事改寫 
或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有沒有那麼一個世界 永遠不天黑 
星星太陽萬物都 聽我的指揮
月亮不忙著圓缺 春天不走遠 
樹梢緊緊擁抱著樹葉 有誰能聽見

耳際 眼前 此生重演 是我來自漆黑 而又回歸漆黑 
人間 瞬間 天地之間 下次我 又是誰
有沒有那麼一朵玫瑰 永遠不凋謝 
永遠驕傲和完美 永遠不妥協
爲何人生最後會像一張紙屑 還不如一片花瓣曾經鮮豔

有沒有那麼一張書籤 停止那一天 
最單純的笑臉和 最美那一年
書包裡面裝滿了蛋糕和汽水 
雙眼只有無猜和無邪 讓我們無法無天

有沒有那麼一首詩篇 找不到句點 
青春永遠定居在 我們的歲月
男孩和女孩都有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間的苦痛 只有甜美

有沒有那麼一個明天 重頭活一遍 
讓我再次感受曾 揮霍的昨天
無論生存或生活 我都不浪費 不讓故事這麼的後悔

有誰能聽見 我不要告別
我坐在床前 看著指尖 已經如煙


      每當黑夜將近,一個人做在空蕩的床,腦中自然會浮現過往回憶中每個人的臉。短短的生命裡,能出現的人真的好多、能回憶的人真的數不完。許多畫面組合起來的影像、當下自身感覺所做的詮釋,其實漫漫長路的我們真的很難空白的走過。

      如煙這首歌第一次看著歌詞聽完,我就無法制止的發出一聲驚嘆。那是兩年前的片段,在一間寢室裡,一個快被苦悶壓抑窒息的學生,短短數秒內從內心深處發出的怒吼。

      我們都曾以為手上握有了什麼,就能抓住當下那一刻的永恆。其實走到現在,我們都知道,除了自己的存在能夠短暫的擁有外,世界上美麗的事物我們總是無法永遠保存,因為這樣,我們學會珍惜身邊許多來不及等候的機會。

      感動的時刻總是出現在最燦爛的一瞬間,我們發明了相機、攝影機試圖記下那段感動至深的畫面,但永遠比不上當下不顧一切付出後的感動。我們自己的夢,在每個夜深人靜裡焚膏繼晷、孜孜不倦的增加靈魂的重量時,霎那間激發出的一絲絲夢想,可以永遠擁有,並且不被敲碎嗎?

      憾事總是不斷上演,可能在某個分不清是睡夢還是真實的夜裡,我們彷彿看到自己年華老去。看到某個時刻深愛的人,他的影像以模糊不清的在角落徘徊或是不斷的跑著,像篇童話故事。後面盲目追趕的,是自己熟悉的身影。緊緊的跟在身後,地上佈滿著汗水,過程裡早將自己拋在一旁,為什麼在這邊流淚,讓給回憶來評斷吧!

      故事裡的人,或許睜開眼睛他就在妳的身邊,呼吸著這房間的幸福。也可能睜開眼睛,妳面對的是寂寞的空白。那段影子在日落之前慢慢消逝,黃昏是美麗的也是迷茫的,我們在不知不覺中陷入混沌,從一的境界又在歸零,愛與不愛都不太重要了。

      從歸零又在回到一,我們又在成為了誰?這次是在哪個時空哪個地方愛上了哪個人?或是這次我們能在溫室中漫漫成長成最美麗的花朵、還是成為那個被人踐踏過的石?

      我們的旅程可不可以不要有終點,甚至最好有歷史紀錄把我們經歷過的未經歷過的都叫出來複習一遍,把我們那些後悔和眷戀,了無遺憾的走完。可不可以這樣才是我們存在過的證明,才能回到那個每次出生都遺忘的黑暗,再次帶著滿身的罪惡重回這個世界。

      在乎與不在乎、愛過恨過笑過累過,都會留給時間的沙去抹平。但能不能夠讓我回到逗點的那一天,再享受一次那一刻的永恆。

      不用去在忽第三個人的話語,陌生、純真會停留在那一刻。遺憾、仇恨會流浪在下一個時空。就讓這種嫩芽滋長,成為一幅美麗的畫作。我們的幸福,可以用時間的砂堆成,上面佈滿了笑臉與髮香。那是記憶中,躺平時靜看妳臉龐熟悉的模樣。彷彿近在眼前,鼻尖靠近妳髮絲的味道。

      成熟是學會珍惜當下,因為走的路越常就越發現許多快被自己遺忘的美好事物,甚至越發現自己當下的衝動。更發現到珍惜當下之餘更該珍惜自己。

      漫漫長路我能守候的只剩下自己的靈魂,因為我知道,他還在後面追趕著。

      前方等待的我,抵抗著告別的來襲,在我還沒領悟存在之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