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617(1).jpg 


最近跟老爸還有大姐看了電影《父後七日》。裡面有歡笑有哀傷,劇情的起伏確實有讓我噴淚的衝動。可能是意識一直跳脫電影之外,我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想像裡面。

想著如果我是自己一個人的生活,我要怎麼面對,怎麼處理。想到這麼多的雜事,我以後還真的只剩下我一個人,那時候的我會哭嗎?很多雜七雜八的想法,一直在我腦中盤據。之後點醒我的,是電影裡更為繁複的儀式、是讓人累到忘記哀傷的典禮,所帶給我的畫面。

那些繁複的儀式,在我今天去金山五路財神廟拜拜的時候再度上演。所有人對著神壇用心的請求,專注的眼神加上去完成各個繁複的儀式,有些時候我真的是在放空。

這些人求的是心安?未來?希望?

我不知道我該求什麼,所以求了事事順利、不要在漏財。我也不知道是想講給誰聽,我求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話。

「希望我的家人,爸爸媽媽、阿公阿罵、大姐二姐、叔叔和他的家人,都能平安、生活過的順利,最好快快樂樂的走完一生。希望跟我同住在這塊土地的人,都能夠知足喜樂。這社會能少一點讓人傷神的事、這環境能多一點乾淨的空氣。」

講了很多,拜拜的儀式很多,在祈求的同時,我又在重複講了好多遍。不知道啥時變得那麼仁愛,可能是真的不懂要為自己求什麼。

那時候腦子也一直在轉,想著這些儀式帶給我們什麼?繁複的儀式後面,代表著我們虔誠的心,虔誠什麼?現實的要求,鈔票。很好玩的,我在去財神廟的路途上,還跟同行的人討論到了歐洲人的生活,其實他們錢可能賺的沒比我們多多少,當然我知道,很殘酷的,工時少很多。

他們的人生,真的是在享受人生。

他們享受美分每秒的旅程。

台灣一大堆鈔票滿滿的人跟我們說,千萬不要浪費自己的分分秒秒。補習班、學校的老師、主任跟我們說你在打瞌睡的同時,有人正在拼命被單字、拼命算數學。坊間一堆書寫著「聰明的人如何如何,平庸的人怎樣怎樣」。

我們的生活,真的被搞得很累。我們的人生,真的被這世界搞得一踏糊塗。

這些人跑到這座山上來,求得,並不是那膚淺的銅臭味。他們求得,是這世界最不缺的知足。

但我們的生活被弄得烏煙瘴氣,我們的知足無限在擴大。厭世的神魄無限在擴張,為了安撫它,我們用許多的儀式淡化它。

身邊的至親歸於塵土、生活的物資缺乏、人群間的疏離等等…淡化這個哀傷的念頭,我們選擇在某個瞬間逃避,用香的煙圈與湮滅的金紙當作陪襯,願從前的種種駛離未來的旅程。

拜完香的我們有點疲憊,就像走完某段難走的路的人,都會覺得有一點累。

明年的某一分某一秒,我會再去財神廟還願。

就想明天的某一分某一秒,我又會在自己的心裡,跑回自己哪塊園地。焦躁的選擇,左邊還是右邊。

看著遠處最深邃的思念,有些事情我有點想通,但又不確定這想法是不是只侷限於我的世界。

我跟妳可能就像在某片海洋上相遇,相遇的時候雷達想起了訊號,之後用信號燈打了暗號。接近的時候打了聲招呼,可能剛好都在一次沒有目標的旅程。我們將大船熄火,拋下錨,開始交談著彼此的旅程記實,交換著身上可用的資訊。

該來的還是要來,我們還是得各自歸國。妳回到了屬於妳的國度,我卻還在同一片海洋上滯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