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G0259 

常常都會想,如果可以回到哪一個點,就可以怎樣怎樣或者是如何又如何。

生命這段旅程大家都知道不可能重來,既然到了這個地方,就只好接受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我常在想,每個人的存在會不會都是一場背景,地球存在的意義可能不是做為我們生活的所在地,它代表的會不會是一個實驗,一個研究。

大家都還記得MIB星際戰警吧!第二集(還是第一集?)有一幕是失憶的湯米李瓊斯回到了總部,當威爾史密斯帶他參觀實驗室,他用手指觸碰了一個圓球,裡面的世界立即天翻地覆。(也有可能兩個角色調換過來,我實在忘了)

我們生活的地方會不會也如此,說不定我們每分每秒都有被定格過的時候,在定格的時候,外面的人們就用儀器檢驗我們生活周遭的改變,順便研究地球人的生活是怎麼運作,說不定我們現在的軀殼,已經經歷了好幾次轉變。

外面的人們可能給我們很多次歷史的演變,來觀察我們的行為運作。譬如,以球體外研究者的時間來計算,說不定外面的幾秒鐘是裡面的幾十年。我們可能在外面的時間的幾分鐘前,我們地理條件是中國大陸、台灣、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等等通通連在一起,像歐洲一樣分裂成更多個國家。擁有五千年歷史的,可能是地表更寬闊的美國,加上四面環海的關係,變成更封閉的國家,但人文色彩也更為濃厚。

身處在裡面的我們,可能剛經歷過一個美麗的時代、或是煉獄的時代。當實驗終結,我們的軀殼將被丟到未知的黑暗。我們的靈魂,也隨之湮滅。但所謂的歷史檔案、基因、行為紀錄,可能還放在球體外的某個儲藏處。

隨著下一次實驗開始,我們每個個人的靈魂又會再重置於新生的軀殼,重新一次自己的人生,每天這樣反反覆覆的我們渾然未覺。說不定黑洞剛好是球體內與球體外的通道,球體內的時空在特定的時間,就會用各種方式將訊息傳到球體外。

我們每天看到的行星,說不定有幾顆就是在運算地球的所有數據。有幾顆就是在遠方靜靜的紀錄我們,加以分析。另外幾顆則像隨身碟一樣,把分析完的數據傳到球體外。所以科學家常常看到一整個星系都被吸到黑洞裡面,我想那是檔案太大的緣故,才會需要一整個星系的容量。

每當球體外的研究出現疑惑時,球體內就會停止轉動。這時,我們耳熟能詳的外星人,就會降臨到這個星球上,對我們的生活周遭做出一些改變。

球體外也可能有也閒來無事的人,想知道如果對地球人透露出一點他們是實驗體的事實,會發生甚麼事。但又怕真相被揭發,數據跳動太明顯被責罵,只好趁無人看管時偷偷派遣幾個外星人到地球晃晃,順便跟人類做個近距離接觸,看看地球人的反應。

我們如果把自己的生命看的虛無飄渺,其實也沒甚麼實質意義。但如果把它說成,我們的時空是絕對無法返回,在後悔從前的同時,我們何不丟下這個念頭,努力的向前邁進,其實更瀟灑。

如果回到那時候,我一定會怎樣怎樣。其實機會從來就沒有流失過,只要肯努力,現在也可以為自己努力。當然啦!這是只在從前沒有努力過甚麼導致如今感到後悔的狀況下。

如果後悔的是,當初一時的衝動結了婚,失去了許多夢想、「如果結果是這樣,我寧願重來沒愛過」諸如此類…其實想一想,不就是因為受了這麼多傷、為了誰犧牲了多少,才有現在最真實的自己。

我們每一個人在球體外的研究者眼中,都是最完美的個體。我們的選擇雖然讓我們累積了無法累計的悔恨,但就因為這樣我們成為了最純粹的個人。

最讓球體外研究者無法參透的,其實是團體的制衡力。常常讓人做出違反自己初衷的決定,甚至影響到了一整個民族、時代的演進。

最讓球體外研究者參不透的,就是每次實驗到最後,球體內的地球人總是感嘆自己為誰而活,好像是為了這一整個社會而活。

每到某一個時間,所有的人類都知道當一整個國家像機器般運作會如何走向滅亡,當每一個人不再擁有自己的所有權力是如此的悲哀。

但我們將範圍拉到自己身上,卻常常忘記自己似乎總是為了別人而做下一秒的決定,常常忘記考慮自己最大的利益、最佳的選擇。

但後來我想到,或許,這就是我們地球人值得研究的地方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