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i-101-449422 

  

(一)新聞

候選人看板手勢 握拳最夯

〔記者黃博郎/台南報導〕每逢選舉,路上盡是五花八門的競選看板,仔細一看,看板上候選人的姿勢可是大大不同。有人握拳,有人騎車,有人拱手,有的走路,有的伸手,有人與小朋友合照,有人採用卡通照型…,其中有八、九成都採握拳姿勢,為什為?

兩次競選都採握拳姿勢的市議員陳文科表示,連續兩次選舉都用這樣的姿勢,選民反應不錯。握拳是為了展現魄力,會給選民感覺問政比較有「POWER」,也有邀請鄉親一起加油、一起為市政打拚的意涵。

採用穿著交通導護志工服裝照片的曾培雅說,她有一顆比任何人都努力的心和服務的熱忱,選民無論何時都可以找她服務,和基層也最沒距離,競選看板要呈現的就是這種形象。

在看板中騎著單車的王定宇則強調,他有用抱小孩和林蔭大道騎單車的照片,為的是凸顯日常生活推動環保和愛護家園的意涵,也希望呈現出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方式。

長榮大學公關新聞中心主任、傳播學者張瑛玿分析指出,常見的競選看板主要分為兩大類型,分為魄力和溫馨路線,不同的姿勢會傳達不同的意象,最常見的握拳姿勢大多是為了表現出力量、決心和信念,且具有進攻性。還有人握拳高舉過頂,進攻性更強。

至於其他姿勢,她強調,騎單車、抱小孩或與大批民眾合照等方式,可以表現出親和力;打電腦、會勘是為了傳達認真和努力;伸手與人握手是要塑造親近選民、爭取支持的形象,但因為只有一個人入鏡,在攝影上不易表現。

 

(二)新聞重點

這篇新聞所要傳達的是台灣與他國些許不同的選舉文化,而最醒目的莫過於琳瑯滿目的選舉看板。記者便是從這一點來切入,思考各個候選人用的廣告看板分別是要傳達甚麼訴求。

(三)選擇原因

從基隆回學校時,恰巧看到了一位新北市市議員候選人的選舉看板,是以好萊烏電影《超人再起》的海報當作樣式,候選人理所當然化身成了超人,從外太空飛回地球拯救他的選民。另外一位,不對,是非常多位。都標榜著自己是國外大學碩博士,旁邊的標語就會與自己所學的相關科系作輝映。

           這真是充滿台灣味的景象,我真為我們台灣的民眾開。今年我也剛滿二十歲,已是可以投票的年紀,看到有那麼多成就非凡的政治家決定投入服務民眾的行列,搶當人民的公僕,我彷彿看到老子心中的理想世界到來。

  

(四)心得及反思

今天我一邊淋著雨等紅綠燈、一邊思考。我很認真的覺得,這社會真是病態。

台灣的選民對於選舉充滿一種很弔詭的情緒,我們都知道選上里長簡直就是中樂透、選上市議員油水可以撈一堆、選上立委黑白道兩邊通吃、選上總統可以把鈔票當柴燒。

選舉一到來,平凡不過的世界就會像紅海一樣分成兩邊,有可能是以黨與黨做劃分、有可能是剛好有親戚的兒子出來選,各種雜七雜八的理由都可以成為這段期間所有人共同的目標。

至於這個人背景、家世、為人如何諸如此類…放心,所有東西一定都打在競選手冊上。看完競選手冊後,你會很開心,因為一個縣市十幾個候選人,每一個都可以當民族救星,小時候的經歷只差沒有看見魚兒逆流而上決定奮發圖強而已。

有個人跟我說過,我連你是誰都還不認識,怎麼可能在一起?是啊,想想我也真的太猴急了一點。只是,關於交往的決定,牽動在大、感動在深也不過是眼淚多留幾滴。

但一位候選人,他所掌握的權利是何等的重要,我們卻連認識都不認識,就直接憑感覺投下神聖的一票,倉促的莫名其妙。甚至,就連我們自己想要候選人為我們做甚麼,好像都沒有深思過。

很多人想要的,該不會只是修好巷口那條馬路吧?

先來想想,我們的候選人在選舉前會做哪些事來爭取選民的認同。

標示學歷。關於這點,我不太懂一個為民喉舌的,學歷是麻省理工或是XX商工有何差別?一個人的學識爬得再高,如果他沒有理想、沒有目標、甚至連最基本的個人涵養都沒有,我不知道標榜學歷有何意義?

很值得玩味的,我剛都還沒提到候選人的政見有沒有可能實現、對於這塊土地的施政目標是甚麼?講真得,沒有人在乎。

很妙的,我們對於喝過洋墨水的總是抱持一種景仰的心態,有張英文文憑好像就可以經世濟民。杜甫如果生在這時代那又是一次悲劇,他的家庭背景可能是那些被全國人民痛恨的國大代表,好死不死家產以黨產名義被收回,應該意氣風發的時候竟碰上了綠色執政,他應該連詩都懶得寫直接跳一零一了。

找政治天王合照、站台。這點尤其噁心,當我看到某位知名政治人物為某位候選人站台拉票,我常思考台上的那些天王,現在是不是正在放空自己,因為我不懂為什麼他們敢為一個不了解的人做擔保?

後來我想到,關鍵還是在選民本身,千錯萬錯,都不會是民族救星的錯,就算證據確鑿,也是政治迫害。

花枝招展的選舉看板。我曾幻想過,會不會哪天有個候選人突發奇想,選舉看板直接放上自己的大頭照,就像海珊、山姆大叔、希特勒一樣,標語是超殺的命令式口吻「不投XXX,大家走著瞧」。不帶任何情感訴求、直接用個人色彩當作武器。

這簡直是一種挑戰,但這絕對會吸引全台灣的目光,達到所有候選人想要達到的境界。這方法絕對可行,前面就說過,台灣有個病態的社會,越會作秀的跳樑小丑越有新聞畫面。

選舉舞台的激情演說。這是投票日前一天的重頭戲,千篇一律的選舉口號就不再重複。這天是找回所有選民青春的重要一天,看著台灣經濟越來越差、股票慘綠、公司裁員,身為台灣人的無奈終於在這一天得到答案,那就是把票投給台上的救世主!

群體意識是不知不覺、會麻痺的,在這一股躁動的氛圍中,跟著台上的候選人吶喊,好像未來的曙光近在眼前。常想我們總愛追求一種短暫的歡愉,歡愉過後的事留給下一秒的自己做思考。

選舉本身就像一種腎上激素,它添加了許多的責任、期望、甚至希望。我們總在激情過後忘記思考黎明前的黑暗,總以後看見第一道曙光後就不會再有黑暗。

我常想我們選出了一位政治人物是為了甚麼,後來想到,為了一個人生的逗點。下了這個逗點,其實不代表甚麼,它就像健康檢查,但比健康檢查更空洞。

這個逗點,其實很現實,代表的是期待的落空,每一次期待每一次落空。沒有任何情緒,因為已經成了習慣。我們在每一次失望之後還是無能為力,這個現象就像一台太空梭,很美。一開始你想了解它、駕馭它,當你開始知道它的構造、知道誰在操控它,但卻發現這鬼東西你一輩子都不會摸到,你與這龐然大物距離是這樣遙遠。這種距離感讓你麻痺了當初的熱情,還是乖乖當個學生、上班族、小螺絲。

我會永遠記住《一九八四》裡的一段話「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當你將你的靈魂、生命交給了黨,你就會得到永生。因為你的軀壞死了,但黨是永遠不滅的,你的靈魂仍然會隨著黨永遠存在下去。」這段話帶給了我無法抹滅的恐懼感,那是最難以抗拒的誘惑,給了人們一個無法拒絕的條件。永生不滅,在秦王死後多年得到解答,我們將我們的意識投注在永恆的真理,或許那個真理有天會被推翻,但在與身邊的人一起吶喊的時刻,許多人都看到了永恆,夢境中的解答。

身在台灣真的有種對大環境無可奈何的感慨,看著公式化的選舉影片上演,我們除了在一堆爛蘋果中挑一顆比較不爛的起來吃,沒有任何能力的我們真的無能為力。

看著一次又一次意識形態的上演,我們侷限在感性的框架走不出來,甚麼時候,真正的民主自由,能發揮它的全部意涵,達到它夢想中的那片天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