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d636a14bca 

 


我的生命故事

 

國中的我,對於人際關係還在濛濛懂懂的階段,對於身邊周遭的事物看法還是有那種自以為是的驕傲,我像一隻還沒被長頸鹿踹過的小獅子,莽撞的在危險的草原上奔跑。

人家常說鋒芒太露招人忌,更何況加上自大與驕傲。國中時期的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懂的收斂自己的自大、無知。雖然父親一再告誡我,人生的旅程不管在何時,就是不斷的低調再低調。飽熟的稻穗總是低著頭隨風搖擺、裝滿水的水瓶怎麼搖晃都不會有聲響。

但如前面所說,我像隻不知道草園危險的小獅子,在一望無際的原野中邁力的奔跑,努力擠出自己最後一絲驕傲,希望大家都能看見我的身影。

國三那一年,小獅子終於被看似溫馴的長頸鹿踹了,狠狠的了一跤。肋骨不知道跌斷了幾根,心被壓抑住倒是可以確定的。小獅子不再微笑、不再爽朗,甚至不願再回到草原上奔跑,因為一回到草原,身邊彷彿都是長頸鹿的身影。

在某個星星掛滿天際的夜晚,小獅子看著頭上的黑暗,星星的小亮光照亮了幾朵白雲。小獅子突然想到自己真的很愚蠢,不懂的收斂自己的莽撞、不懂得珍惜身邊擁有的一切、不懂的父親多年來在耳邊的提醒。

事情就這樣發生,小獅子的嘴角常到苦澀的淚水。我要怎麼回到草原面對大家?我絕對有做錯了甚麼,但為什麼大家都像背叛者一樣看著我,事情的發生好像全因為我不對、好像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在演戲。

群體的抵制真的太容易了,不管用甚麼力量。我要怎麼度過?好想跑到另一邊的草原,過一個新的生活,那一個地方最好沒有人認識我,沒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我的過去。

就這樣重新找一個自己。

但父親說不行,如果這點難關就想躲過、逃避,那你以後還能面對甚麼?就像被架在刑台上,小獅子還是回到了草原,儘管常常感覺到異樣的眼光、聽到莫名其妙的耳語,但小獅子卻在那一刻發現到,最真實的孤獨。

孤獨會讓一個人長大,小獅子從那時起認識最殘忍的草原生活,開始習慣一個人思考,在思考的過程,小獅子淬煉了更多的自己、更多的感情。

從紛紛擾擾的環境中劃分出一塊安靜的空間,在那塊空間裡,小獅子找到了自己的宇宙,在那個宇宙,沒有別人,只有他自己。沒有自己聽不清楚的語言、沒有摸不清楚的天氣,只有小獅子的呼吸聲、一片白色的牆壁。

上面可以畫滿自己的塗鴉,可以寫滿自己的情緒,人生真的是趟悲傷的旅程,如果沒有帶上承受悲傷寂寞的安全帽,真的很難往前再跨一步,小獅子最後跨過那片草原,過程有說有笑,沒有想像中的複雜,但小獅子知道,自己不再是那隻狂奔的小獅子了。

到另一個新草原的小獅子,身上會有許多傷痕,神情也會收斂很多,看起來還真像一隻長出鬃毛的公獅子。

這段旅程其實有點疲累,未來還有更多挑戰,小獅子知道他聽了父親的話走過來,雖然很難面對,但時間就像一台不靠站的自強號,上了車才不會管你是否有想換車的意願。

這次的班次有點顛頗,甚至出乎意料,但列車依舊繼續行駛,列車上許多人們依舊茫然的看著窗外,依舊聽著火車行駛時不斷撞擊鐵軌裂縫的聲響。

當對於身邊的事物,都不再有莽重的赤子之心,小獅子常想,我還是我自己嗎?常覺得,自己身上掛載的,不是自己的靈魂。而是由一個環境、一段歷練、一種經驗、一段旅程所產生的靈魂。

這個新生的靈魂精準的與這個社會契合、與整個團體的淺意識達到相同的頻率。

小獅子突然發現,原來這就是這台自強號的取票方式啊!

躺在椅子上,茫然的看著窗外、聽著火車行駛時不斷撞擊鐵軌裂縫的聲響,原來安穩的旅程是容易的。閉上眼睛,想到了一排又一排的座椅、一排又一排迷茫的眼神,這班列車果然不歡迎不同靈魂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