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那個偷瞄我的,站起來。」

「延續前一節課所講的,現在老師先說結果,皮卡丘最後決定成為我們班同學的神奇寶貝,也就是說皮卡丘離開了小智。老師描述的那個世界,人與神奇寶貝有著最忠誠的情感,他們雖然沒有契約,但在大家的觀念裡頭,都認為神奇寶貝應該跟自己的主人永遠在一起,而不是拋棄主人投向另一個主人的懷抱。老師請問同學,剛剛那位班上的同學與卡可丘錯在哪裡?」

「嗯哼,他們的確沒有顧慮到小智的感受。」

「恩對,就很多方面來看它們太自私了。」

「那老師在問你一個問題,其他人的反應是對還是錯的?」

「很難回答?好的,坐下!」

「各位同學注意聽老師這邊,我們先想一個問題,皮卡丘為什麼離開小智?」

「最簡單來講,比起小智,皮卡丘更喜歡我們的同學,因為這樣,他離開了小智懷抱。用比較原則來講,因為我們班的同學更懂得如何照顧神奇寶貝,在我們班同學的身邊皮可丘能夠得到更多的照顧,所以皮卡丘選擇了同學。這種條件是不公平的,這個世界很多東西本來就不公平,但老師剛所說的條件都是人為的,因為同學得不到神奇寶貝,所以他為了他飼養的第一隻神奇寶貝,下個更多的功夫去研究怎麼珍惜牠。因為他從來不曾擁有過神奇寶貝,所以在他得到後,他選擇更珍惜牠。這是本身就可以擁有神奇寶貝權力的小智所沒有的環境養成。」

「今天皮卡丘因為最真切的條件離開了小智,這是牠自己的選擇。她選擇了更照顧牠、更疼牠、更懂得如何飼養牠的人當牠的主人,同樣的條件還有可能是更方便照顧牠、更有時間照顧牠的人,而在時間的催化下皮卡丘也決定讓自己屬於我們的同學。這樣錯在哪裡?」

「拉到我們的同學,她從小到大就一直夢想著得到一隻神奇寶貝、一隻皮卡丘。經由他這些年來的努力,他終於得到了。他用的不是奪人所愛,他是用渴望中的真心感動了皮卡丘,他所擁有的條件可能很多是小智無法給予的,可能在時間、空間的配合上他能更方便照顧皮卡丘,這是個人自由的選擇。」

要談不公平,小智擁有可以直接取得神奇寶貝的權利何嘗不是不公平?他從小到大都飼養著皮卡丘,養了這麼多年,並不表示他更懂得如何飼養皮卡丘、知道如何當一個好的主人。時間的長度不是感情題目的標準答案,在時間的不公平上,同學的條件無法早一點遇到皮卡丘,何嘗不是一件不公平?」

「小智因為比同學更早一點遇見皮卡丘,所以能該擁有永遠與皮卡丘在一起的無限權力?這就像我看到桌上有一杯珍珠奶茶,我說我先看到我先拿起來所以是我的一樣野蠻。人應該理性思考每件事不是單一方面來做決定,而是要從多方面來思考。」

「拉到小智,他擁有皮卡丘也跟同學一樣,是在許多條件的形成下擁有的。但能不能說皮卡丘就該屬於他的,這可不能這樣認定。最簡單的第一點,沒有人是屬於任何人的。第二點,皮卡丘的離開是牠自己的選擇,沒有人強迫皮可丘選擇同學來當牠的主人。也就是說,把小智與我們同學放在天秤上,皮卡丘最後決定在種種要素下選擇了我們同學,而小智唯一可以爭取的點,只有我前面說過的,時間長度的問題。」

「感情是有時間磨合的,短期噴發出來的感情有時是狂妄、刺激、興奮的。中期產生的是一種捉摸不定、曖昧不清、開始思考彼此距離的。長期淬鍊的感情是信任、不再有懷疑、彼此沒有界線、或是界線已經劃清的。」

沒有人說短期噴發出來的感情不會有信任感的,沒有人規定長期淬鍊的感情就一定能彼此信任、相互扶持。人對於感情都有最基本的需求,這個需求在初期的交往都能滿足。但沒有人規定人長大就該獨立。在彼此相互需求的要件下,另一方都有需要滿足另一方,不應時間拉長而忽略。」

「我們在用一隻隱形的鏡頭來看眾人的反應,群體的意識是盲從的,當少數團體的表現異同於群體,這時候就會是多數決制裁上演的時刻。關於感情的事情,界線在怎麼拉大都只是小智、我們班那位同學與皮卡丘的範圍,實在與他人無關。但當那位同學以皮卡丘做出了跟眾人預期不同的表現時,大家開始出現了反對的聲浪,開始說起環境規定的法則,開始對皮卡丘做出決定,做出該往左還是往右的決定。」

「沒有人、或是一群人,有資格用眾人的力量,去壓迫另一個人、另一個少數的團體。這則故事的展現就是團體意志的可怕,也帶出了當每個人價值的不同,就會有一致性需求的產生。」

「試問同學,相信大家都有後悔做過許多決定,但,你喜歡你現在的自己嗎?」

「老師很喜歡現在的自己,因為老師從以前到現在,或許做過了很多蠢事,但那都是,"周一刀"這個人做的決定,所產生的結果,產生了現在的周一刀、現在的翰翰老師。」

「我很喜歡現在有些傷痕、有些憂鬱、有些不愉快回憶的自己,那些東西讓我成長、讓我懂得思考。」

「每個人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他們擁有決定所有與自己有關的決定。沒有人有權力干涉、誤導、制裁。」

「距離下課只剩五分鐘,希望這堂課可以上大家學到東西。」

「掰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