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純屬虛構的屁話。

    話說重頭,在我從士奇的日記裡得知狗的世界後,就很想一探究竟裡面的真面目,在某個晚上做了個真實不過的夢境裡,我夢見士奇帶我去找一位身穿白衣的獨居老人。

    他問我了我許多問題,家住哪裡、想考哪間大學、有沒有女朋友,之後,就給了我一副鑰匙。

    「後面的門打開,進去你就是一隻狗了。」

    那你剛問那一堆是想幹嘛?

    好奇心會宰了一隻貓,我還是要勇往直前,雖然門縫的刺眼白光透露了一點點B級科幻片的調調,我還是覺得好HIGH。

    在我打開那扇門後,一道光束從我身體穿過,當我睜開雙眼,我發現我已經是一隻四隻著地且快跟馬一樣大隻的乳牛色大丹了!

    當然我的士奇依然在旁邊忠心的跟隨我,當我最帥氣的嚮導。

    就如士奇的日記所見,當我還在驚訝狗的世界有多美麗,每個角落都如英國鄉村般典雅時,一隻毛色黑得發亮的杜賓走到我面前,非常禮貌的向我介紹狗的世界,並幫我打了一張身分證,跟士奇不同的事,我的身分證還是滾金邊的。

    於是我詢問對我非常有禮貌的杜賓為什麼我享有滾金邊身分證,牠的回答是我是最尊貴的大丹犬,強壯的體型配上均勻的白底黑塊斑紋,他一時手癢就幫我燙了金邊,至於原因,就是純粹手癢。

    看來這裡的警官也是心隨意轉的執勤啊!

    當我還在沉迷於地上的楓葉隨風舞動時我耳朵上的藍芽手機響起了聲音,每個來到狗的世界的狗狗都會先配戴一副藍芽耳機,在門口就有發放。

    因為士奇的關係我也被分配到圖書館去,一路上由於我品種的關係一直是大家注目的焦點,這身材真是太礙眼了點,士奇說在狗的世界裡雖然狗狗評等,但其實每個品種也有美醜之分,而品種與品種之間又有高低之分,像我剛好是稀有的大丹種,又是難得的完美乳牛斑紋,讓我整個高了好幾級,如果晚上有機會到DOG CLUB,一定會有很多狗倒貼我。

    狗狗世界的圖書館位於區政府大樓的五樓,外觀是像迪士尼般的城堡建築,米色外牆配上粉紅色屋頂,夢幻中帶點娘味。

    走進門口第一個感受到的是辦公室吹來的冷氣,以及辦公桌前慵懶的辦事人員,一隻癡肥的沙皮狗露著舌頭苦喊自己從二樓走樓梯下來真是折磨人,一旁的吉娃娃也附和到狗的世界惱人的天氣。

    接著我們跟一隻拿著公文的狐狸狗坐電梯上樓,這隻好心的狐狸狗在二樓走出電梯,留給我跟士奇獨自講話的空間。

    上樓之後就開始圖書館看似頗優閒其實很頹廢的工作,跟我們一起的還有一隻吉娃娃,這隻吉娃娃的名字叫抖妹,抖妹遇到甚麼事都很緊張,叫我簽簽到簿很緊張、跟我說牠叫抖妹很緊張、問我叫甚麼名字很緊張,連轉接電話按個數字鍵都是用顫抖的手指去按的,讓我一度以為數字按錯話筒就會爆炸。

    關於轉接電話這件事情請聽我娓娓道來,並讓我說一些抖妹的完美資歷。

    抖妹其實大我超級霹靂無敵多歲,大概5歲,但是換算成狗的年齡就是好幾十年了,抖妹是一位退休的助理,至於是甚麼助理我倒沒過問,反正不會是甚麼需要腦力的就是了,不然以抖妹的能力如何能在那間公司做到退休?
  
    退休後的抖妹先到狗的世界中央圖書館去受訓半個月,之後便以支援的身分"降臨"了區政府的圖書館。

    抖妹以牠強大的半個月中央圖書館標準培訓訓練資歷,初到來就以此身分四處宣傳,凡貴賓姐傳達的指令,必要先由抖妹用搖擺不定、「應該是這樣...」、「我當初在中央圖書館所學的好像是...恩...」、口出貌似嘴巴含滷蛋的一連串外星語言後,才能做最後裁定。

    抖妹如水泥般堅硬的腦袋在我跟她相處幾秒鐘後即感受到,「以前是這樣嗎?」、「可是好像...」、「那張"紙"上面說不行!」、「我們先打電話問一下」、「我還是照規定走好了」、「我怕...我怕...」。

    抖妹視公文如聖旨般的職業態度令我敬佩不已,其淤泥腐化的思想更是讓人驚訝再三,在這次轉接電話的事件中更讓我見識到抖妹能無視事件的簡易程度,直接將事情視作與死神搏鬥的反恐任務,並獨自一肩扛起,這樣的情操可是人類沒有的啊!

    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一名狗的世界的市民打電話到圖書館詢問館長的電話,由於我這一輩子從沒轉接過電話,於是我一抬頭就將眼神放在受過中央圖書館半個月培訓的圖書館界菁英抖妹身上,不知是不是我的眼神太過火熱,剛好在喝水的抖妹一看我到在看他,竟然差點把水給吐出來,並由小跑步的方式跑到我面前,邊喘氣邊問我發生甚麼事?

    「你會轉接電話嗎?」

    抖妹用如臨大敵的表情問我對方是誰。

    「找館長的。」

此時的抖妹再度陷入驚慌失措狀態,用顫抖的手接過我手中的話筒。

    「你會轉接電話嗎?」

    有如被電流接通的手指顫抖的按下保留鍵,在顫抖的把話筒掛上並按下轉接鍵。
  
    殺小!你連號碼都還沒按ㄟ?

    「你沒有按號碼。」

「痾...不是按下轉接就好了嗎?」

「你會轉接電話嗎?(第三次)」

    再度拿起話筒,我從抖妹的眼神裡知道,牠的眼睛看到的話筒一定是一顆未爆彈!

    「你好...(顫抖)」電話那筒傳來無奈的聲音。

    「怎麼還是有聲音?」我想,這就是現代科技神奇的地方,身在新石器時代的抖妹應該沒看過吧!

    二度按下保留鍵,抖妹這次決定在後面按號碼再按轉接,但他只按了一個四就按轉接了。

    「號碼是四零六,你只按一個四。」

    「真的嗎?那我...」

    「你會轉接電話嗎?(第四次)」

    在我差點噴出髒話的下一秒,我決定讓抖妹自我放逐,我尊敬牠的態度、牠的驕傲、牠從未產生作用的中央圖書館訓練,當然,我也同情牠的腦袋。

    過沒多久,我跟士奇說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士奇就帶我走出狗的世界,並把我推入一開始有B級科幻片效果的大門。

    一覺醒來,這世界還是沒變,看著昨天有如老鳥帶新兵般的士奇與我,此時的牠真給我一種很特殊的情感,擺在一旁的日記我還是裝作一頁也沒看過,但士奇鄙視的眼光似乎透露牠知道的一切。  

    無所謂,反正我們是哥們,是吧!士奇~


    一輩子的兄弟!

上一篇

狗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