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睛看著刺眼的太陽,今天又是茫茫然的一天。踏出的每一步都好像可以記錄,自己跟自己對話實在是個不可取的行為。

        

        「怎麼又是早上了?」睡眼惺忪看著鬧鐘的小麥如此說。

        從沒有人給小麥取過綽號,『小麥』是小麥給自己取的綽號,至於為何會取這名字的原因很容易猜,但也讓人很難想像。小麥會給自己取這綽號是因為她是個熱血的籃球狂熱份子,喜歡火箭隊背號一號的Tracy Mcgrady,這事情跟小麥的綽號一樣,沒有人知道。

        「嗨!」穿著阿嬤洗好的制服,小麥與昨天一樣拖著無奈的眼神走路到學校,途中沒有意外的碰上了抽著煙等女朋友下樓的北後,國語就是白虎,小麥根本不知道為什麼白虎要叫白虎,也不知道白虎是什麼意思,反正在某一天的早自習"北後"這個綽號突然在同學間傳開。

        「嗯。」毫無血色的臉露出了一點微笑,皮膚白嫩的北後依然那樣屌屌的抽著煙,屌屌的等自己女朋友下嘍。

        小麥曾興起過跟北後告白的衝動,但後來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當時的潮流好像沒有告白過就很遜,而小麥身處其中卻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從小學開始她就沒有朋友,只有電影、漫畫、小說陪著她,直到升上國中後不知道為什麼搭上了這潮流,竟然國一的一整年有五個男生向小麥告白,有學長也有同學。

        而小麥都答應了。

        小麥當然不是劈腿劈五個的花心女,只是從她答應第一位學長的告白後她突然發現好多人開始跟她講話。能在茫茫人海中發現她的男生應該是個不錯的人吧!所以小麥就這樣答應了送過自己小熊維尼的學長的交往,至於那個學長,是個胖子。

        小麥在開學一個月後即做出了這決定,風聲馬上在整個學校蔓延,每次下課總會有人聚集在門口看著奇女子到底是誰,至於那個學長,他在請小麥喝第十三瓶飲料後就跟小麥說他們還是分手好了,因為他爸媽發現他交女朋友了,他在很痛苦之下坐了這個決定,小麥則是帶著問號的結束了這次戀情。

        之後的戀情都像過往雲煙,小麥總是來不及認識他們,對方就提出分手,除了第一個是父母因素外,其他的都是因為小麥不讓他們牽手,很簡單的原因,很明瞭的答案,每當他們承受著心臟劇烈的跳動向小麥提出這個要求時,小麥則是用看不出任何情緒的眼睛問他們「為什麼?」。

        那時的小麥還是喜歡小說漫畫裡的男主角勝過這些擁有血液溫度的無知少男,漫畫裡的告白都告訴小麥如果拒絕的話對方的人生會變成黑白,能在那麼多女生中看中她,如果讓對方那麼難過自己也會覺得不好意思啊!所以這錯誤就這樣一直下去,直到小麥最後一個男朋友在小麥說出拒絕的話後狠狠甩了小麥一巴掌就走了,當小麥到了學校才知道那個男生到處跟別人說自己跟小麥做過愛,非常爽之類的。

        小麥對於這樣的指控還是做毫無任何表情的處理,這件事發生從沒有人問過她是真是假,小麥則是終於知道告白不能隨便答應,答應了就要讓對方牽手這個理論,這件事比想像中還快落幕,畢竟暑假即將來到,對於這種傳聞也只有一兩天的熱潮,加上小麥對此事根本毫不再乎,沒有哭著跟老師投訴、沒有衝到最後那位弱智男的班上跟他理論,整件事就這樣落幕。

        之後的小麥更少講話,本身就沒有朋友,在少了男朋友這種東西之後小麥的日子更平淡,不知是不是因為傳聞的關係,從此之後就沒有人來跟小麥告白了。







        「我操他媽的幹!好無聊啊!」穿著黑底的T恤加一件破破爛爛的牛仔褲、外面披著一件黑皮衣、吃著檳榔的肉哥大聲的喊著。

        今年三十有五的肉哥在自己警察老哥的關照下,在這小地方發展出了自己的勢力,在加上後台也有大幫派撐腰,在不讓自己老哥太難做人的情況下肉哥可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在這小區塊能鬧事的也就一群國高中生而已,雖然幹不了什麼大事,但對於早過而立之年卻還是常向自己父母要錢的肉哥來說,能讓這些國中生看到他跟看到鬼一樣他已經很滿足了。

        「包皮,最近有沒有新的按摩店啊?整天找那些明明超過五十還跟我說只有三五歲的死老太婆我實在很賭爛,我都不知到爽的是我還是她們。」一臉水腫的肉哥抓著自己LP說著。

        「你去吃屎啦!拜託你無聊就找個工作消磨時間好不好?你的人生難道只有關心那些小弟弟看誰不順眼難後落人圍毆他嗎?」一邊幹譙肉哥一邊幫肉哥抓A片的包皮說著。

        「幹你唸到大學畢業,結果三十幾歲還在7-11打工的人敢說我?」

        「靠北喔!林北被老闆炒魷魚你以為我願意啊?抓完了我走啦!拜託房間的衛生紙清一下好不好,一進來就有一股腥味,有夠噁心的。」

        包皮是肉哥的國中同學,雖然兩人半金八兩,但包皮的家境稍微好些,其碼唸到大學畢業,還找了個工作養活自己,只可惜自己竟然是經濟不景氣中中標的那一個,接連找個幾個工作都碰壁後,無奈之下只好先到7-11打工,最近開始跟肉哥混上。

        「快滾啦廢物!」

        做在電腦前的肉哥看著剛從包皮那邊抓來的A片,突然看到一系列偷拍強暴的片子,腦子靈機一動。

        「小智過來!」一臉淫蕩的肉哥興奮的喊著。

        「肉哥什麼事?」跟一群朋友蹺課來肉哥家抽煙打牌的小智跌跌撞撞跑著過來。

        「嗯…你叫那個誰,那個,北後過來。」
 
        跟著小智一起來肉哥家鬼混的北後,他的綽號正是肉歌取的。

        「那個北後啊!你長得這樣白白嫩嫩的,應該認識很多女生吧!」

        「嗯,對啊!」

        「這樣啊!那我問你喔,你知不知道你們學校有沒有哪個女生是沒有爸爸媽媽難後讓阿公阿嬤在照顧的?」

        「應該有吧!」帶著一臉問號的北後回答著肉哥的問題。

        「好!那有沒有剛好是平常在學校沒有什麼人緣、很少跟別人講話的?對了!重點還要長得還不錯,之前看你們帶回來那些實在在比醜的,我連想出去跟她們講話的意願都沒有。」

        「我想一下吼!有這種人嗎?」

        「應該有吧!最好她阿公阿嬤管不動她難後常常晚上在外面遊盪的!」眼神突然變得超有精神的肉哥興奮的問著。

        「可能有吧!之前跟阿貴交往那個肉哥你有看過嗎?就什麼不給人家牽手那個,腦子有點怪怪的,我小學就跟她同班了,他好像父母都死了只剩下她阿嬤在照顧她,至於她阿嬤管不管他我就不知道了。」

        「應該沒有在管的,我之前晚上十二點還看到她公園附近自言自語,媽得超恐怖的!」小智心有餘悸的敘述著。

        「這樣啊!我想一下吼。」肉哥的腦子裡開始架構起一場可上頭條的犯罪事件。

        「你們兩個今天下課到校門口賭她把她帶過來。」深思以久後的肉哥再度發出興奮的聲音向北後以及小智說著。

        「肉哥你要對他幹嘛啊?」雖然北後對小麥實在沒什麼交流,但是同班的,而且如果肉哥對小麥座出什麼的話他跟小智也有責任,所以小心翼翼的問到。
       
        「林北突然想找女朋友不行喔?今天晚上如果看得順眼的話從此以後他就是我女朋友,知不知道!」

        「喔喔喔喔喔。」聽著肉哥的答案下巴差點掉下來的北後以及小智以起發出傻眼的語助詞。

        「都三點半快放學了,快過去啦!順便幫我買兩包七星。」肉哥重回他那充滿腥味的床上滿心期待著晚上的到來。

        



        

        「今天好像是火箭對暴龍,唉!Mcgrady到火箭怎麼打成這樣?暴龍的禁區超破的,希望姚明可以把他們打暴,這樣子Mcgrady應該會比較好發揮吧!」小麥每天的臉色好似跟隨著T-MAC到火箭後的表現,Mcgrady到火箭後與姚明合體不如預期,連帶的讓小麥這T-MAC的死終球迷整天垂頭喪氣的。

        經過一年的風風雨雨,升上二年級的小麥彷彿隱形般,在沒有人理會她的一舉一動,倒是輔導室的老師常會來關心她,甚至還會找一些女同學來跟小麥講話,其實這種行為只讓小麥更難堪而已,因為小麥的世界對那些女生來講簡直不可思議,如果要跟其他女生聊漫畫的話,小麥又偏偏喜歡看北斗神拳那種暴血暴腦漿的漫畫、看電影也喜歡看美國制式的限制級恐怖片,露奶暴頭,小麥所在的地方剛好有間便宜的二輪電影院,票口的服務生除了收錢給票之外,對於十八歲禁止觀看對這種口號視而不見,剛好成為小麥這種充滿好奇心的小鬼的天堂。

        「今天在去租大唐雙龍傳回來看好了,希望今天打工的是那個高中生,不然那個死老闆娘又不給我租了。」對於年齡的限制小麥實在感到很不平,她不懂看那種男女情愛的東西就竟會對身心造成什麼影響,而且說實在那本書裡面也沒什麼場面在寫這種東西,小麥對於這一點在電影小說上都非常不滿,為什麼只因為其中哪一個片段出現了比較篩情的場面就要一整部電影或小說毀掉,硬生生在封面上貼個18禁的字眼 ,搞得好像去看那種東西就要受到異樣的眼光。

        「噹噹噹噹!」

        最後一節的下課鐘聲終於想起,班上的人開始吵吵鬧鬧,本來上課時死寂得教室突然變得人聲鼎沸,小麥就像是脫離這一整個班級般,在聽完老師交代完的回家作業,拿起書包回家。

        每天上學以及放學走路回家的時間是小麥的幻想時間,回家後寫完作業就得趕快出去租小說或者漫畫,如果有新電影流落到二輪電影院,小麥也會在吃完飯後馬上衝去看,對於趴在桌上想事情小麥覺得很浪費時間,這種行為如果出現在課堂上小麥到覺得無所謂,反正都得關在那,如果不能想東想西只能看黑板,那真會逼死人啊!所以幻想自己是女俠或者電影導演的時間只剩下放學的走路時間,對於小麥來說這段時間是覺不能被打擾的, 所以她討厭這段時間有人走在他旁邊跟她講話甚至牽手。

       「那個,嗯…那個,幹她叫什麼名字?」小智突然發現到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這同班同學的名字。

        「周亞傾!」北後鞋看一眼小智後對著小麥叫到。

        小麥聽到這名字像觸電般回頭看著小智及北後,畢竟這名字在國一之後除了老師外已經好久沒有人叫了。

        「那個…我們老大找妳。」

        
        「啊?」


※※※※※※※※※※※※※※※※※※※※※※※※※※※※※※※※※※※※※※※※※※※※※※※※※※※※※※※※※※※※※※※※※※※※※※※

        純粹是靈感,不知為什麼躺在床上就想到這一拖拉股,每一段腦海裡的故事我都想記錄,所以就這樣寫下來了。













        好啦!其實不是躺在床上,單純坐在電腦前看著松島楓出道以來的合輯就想到了。













        所以,欠缺靈感的人,性幻想是帖良藥啊!













        這段故事還會有後續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y466078
  • 恩~<br />
    <br />
    你這樣下去明年也不用回來了<br />
    <br />
    我支持你繼續寫這些普籠共的!!<br />
    <br />
    搞不好會有一番事業!!
  • 翰翰 於 2010/10/30 13: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