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人生錯過了多少?要怎麼挽回才不會痛徹心扉?夢想讓我們拋去多少?失去的能在現在要回來嗎?






二月十六 張貼者:哈囉 2007


「日子真的很遭!寒訓課程整個尷尬,她也很明顯的逃避我…我每天的詞就是"幹嘛這樣!妹妹~要個帳號而已嘛!"不過叫要個電話嘛!不給也別這樣啊!搞得好像我騷擾妳一樣。對她的幻想終於變空白,不過想了想,有開闊到,只是從此以後看到她都會尷尬一下,無奈啊!大眼妹的戀情,該是句點了。」



「一個禮拜前的晚上,在即時通上,我看到了妳的大頭貼,從此之後,"忘不掉的女孩",我要用這來當妳的第二人稱...」



「又再一次看到妳的照片,上次看到,這次看到,想了好多次,「原來...愛上一個人,看到她,是會麻麻的,永都都是」,這句話說給妳聽,妳會感動嗎?」



「今天的我,打了一個小時的籃球,回到家看著快看膩的即時通,上線了,又下線了,上線了,又下線了,妳上線的次數我沒算過,其實很想算,想知道,距離我不到500公尺的妳在幹嘛,想知道,妳在沒有我的世界是否一如往昔,妳的狀態總會讓我的心思浮動,網頁一頁一頁點,妳的臉,好久不見了,如果我在追妳一次,妳會覺得煩嗎?」



「妳今天傳給我一封訊息,叫我去妳網誌留言,我留的爆爛,妳不會生氣吧!我可以因為這樣,約妳出來吃飯,倒個歉嗎?」



「今天的我心情很亂,妳跟我短暫的聊一下,我發現我的嘴角翹的好高,因為妳,我再度跟自己說,今天是值得的。」



「妳網誌裡的自我介紹,讓我發現妳有暗戀的人,妳的掰掰。應該是跟我說,不是你吧...」


三月十六 張貼者:哈囉 2007

「禮拜五的天特別藍,雖然陰陰的。」

「早上遇見了妳,跟妳問了校慶的事,扯東扯西的,真氣自己嘴巴愛吐廢話,對於我們相處的感覺,妳應該感到很傻眼吧?」

「今天的感覺,跟平常一樣,沒有什麼事好做,大考日子一天天倒數,我的成績一天一天的掉,到底什麼是升學,這兩字我現在想忘掉。」

「今天的我仍然要到補習班,但我會先跟小白在教室玩一下,畢竟我們用著教室佈置的名義混好久,還是樂此不疲。班長說要去操場打個球,我想動一動也不錯,於是跟著小白一起過去,由於我們一開始拿的球,被班長運一運爆掉了,所以只好拿著那顆爆掉的球玩躲避球,不過被砸到真的很痛,但是等到音樂班的走了,班長跟音樂班的女生借了球,我們就開始玩起2打3的遊戲,還是我跟小白,雖然過程有人來加入我跟小白的陣容,但還是打沒多久就走了,而我則一直不斷的用低位轟炸班長跟阿福看守的禁區,最後合計贏了三四場。」

「拖著累垮到身子到了補習班,一開始就找旁邊的阿尾講話,一講就講個沒完啊!甚至討論到了大眼妹,在我們聊的興起時,我聽到了後面的開門聲,我下意識直接叫阿尾頭轉回去,不然會被念爆啊!結果肩膀被拍了一下,本來想,幹!師母!結果頭一回,妳的臉…」

「我張著大眼帶著傻眼的表情轉回去上課,廖柏緯說我臉超紅的,我則開始跟阿尾述說我跟妳的故事,不過是大略講一下,之後我收到了妳的超大紙條,問我有關補習班的事,從視聽費開始問起,你還是一樣可愛,認為聽一場就有3000可拿,我看到了好高興,你還是沒變,還是我感覺的那個妳,之後妳問了我老師教的怎樣,我竟然白目的回答小朱說的[其實我很大牌的,來這教只是未了回饋基隆鄉親。]媽的!真是一段屁話,你則在過不久後把那張超大紙條傳回來,[先走了,掰掰~~~]那一刻的心情以傻掉為主,不過之後恢復平靜,加速的心跳帶動我的思念,本來就沒在上課的我終於找到一點重心,當然啦!不在黑板上。」

「我跟妳的關係,好淡,是朋友,好淡的朋友,心痛,是自己,自己在心痛。」

「整個週末都想著要如何把你拉進補習班的事,還問了好多人,不過到了決戰的禮拜一,還是輕鬆過關,你跟我說了你應該會去,並且說那天只是來聽一下下,是這樣吧?跟自己這樣說著。」

「帶著略許不安的心情,過了一整天,或許是我常被人耍吧?我總覺得你星期五來的機率很低,希望是我杞人憂天...」

「晚上坐上了公車,馬上看到了你,有點疲倦的站握著杆子,我走到你後面,才發現要跟妳說話的感覺還是跟之前一樣,世界會突然安靜,我會聽清楚我的心跳聲,胸口會麻麻的、刺刺的,帶點興奮的味道,我叫了妳的名字,事後回想起來,我叫的還滿大聲的…」

「妳跟我說你又長高了,今天跟朋友買禮物很累…之類的,而我也稍微擠出了點話跟妳說,我們之間的話題,妳跟一般的男孩子,都會提嗎?」

「快樂心情,贏到全世界的心情,愛與不愛,先擺一邊吧!」

「這個禮拜過的很爛,數學一題也沒算,課本只碰不看,我好像墮落了,我...的心思,完全在妳身上了,今天禮拜四晚上,明天就是你來不來補習班的日子了,看著你平凡的狀態,[你有問題喔...]那個你、那個你,絕對不是指我,那是指男生的?女生的?或許我跟妳的交集會讓我ㄧ輩子都不知道。這就是我第一次想努力的愛,就要這樣,收場嗎?」

「難道,我們之間,真的永遠都不會有月老的那條紅線嗎?」




三月二十三 張貼者:哈囉 2007

「今天,是最美、最戲劇化的日子。」

「今天我想了好多,總覺妳不會來了,真的,所以我今天放學,在學校打球打了好久,總感覺跟妳沒有什麼進展,感覺我跟你,是個好普通的朋友,這愛情,在這鬱卒的季節,要開花結果真的好難。」

「拖著累垮的身體到補習班,好在要來之前就跟小白與班長去吃便當了,班長跟我今天手感都很差,所以我們的氣氛滿低迷的。」

「到了補習班的廁所,師母竟然向琪琪問我的手機號碼,應該是要問我怎麼還沒來,琪琪則是跟她說我到廁所去了,上完廁所我偷偷快跑出來,我想,師母應該不太想鳥我了吧?」

「進了教室,掃射許久,再問了廖柏偉,妳沒來,好煩..我開始在思考回家要怎麼MSN問妳,妳這樣算放我鴿子嗎?」

「之後我跟廖柏偉講說,希望是我沒看到妳,一定的,是我們沒看到妳,妳一定來了,哀,今天課真的好難上,要怎麼寫下我現在的心情,拿出阿尾的手機玩著棒球遊戲,幾分鐘後師母進進出出引起了小騷動(對我來說),畢竟我可不想手機又被沒收,不過看到師母的眼神,她應該不怎麼想鳥我,唉…人生像一盒巧克力,我現在這顆應該是屎做的吧!」

「快下課時我跟柏偉說到明天要不要來的事,我認為明天來的話也是在混,乾脆去圖書館看書卡實在,柏偉也讚同我的看法,不過還是先問琪淇明天要幹嘛好了。」

「一下課我就跟柏偉衝出去問琪琪補習班的事,畢竟我想問完就快點走,我不想有遇到大眼妹的尷尬,琪琪則是說明天是來複習,恩…得考慮一下,之後我們要走出大門,我從教室門的窗戶反射,看到了,妳!一切都是考驗,對的,小白還叫我回家,上課時我還想小白是對的,這一刻,我才是對的!妳的表情感覺有點冷漠,不想看到我嗎?隋後我們沒啥交集的下樓。」

「到了公車站,妳大概在跟朋友聊天吧,還沒過來,公車終於到了,妳也來了,不過妳的感覺還是怪怪的,似乎不太想..理我?」

「在公車上,我們中間卡了兩個人,妳朋友跟一個路人甲,不過你朋友在南榮路就下車了,而中間那位,卡真久,好在她到了過港也下車了,不而我就慢慢的滑過去..」

[妳明天要來嗎?]
[會啊。]
[喔喔~]
[ㄟ~ㄜ~那妳們校慶會延期嗎?]
[好像會ㄟ,我不太情楚。]
[喔喔~]

「尷尬的兩人...是距離吧..哀...我講完後將頭深深的蠻在手臂裡,媽的...那個動作一定很智障...」

「不久,她家到了。」
[掰~]
[掰掰!]

「回到了家裡,感覺又變的很瑣碎,把衣服脫了,跑到電腦前,打開MSN,看到了妳的狀態,[累...]原來,一定,妳累了,我馬上傳訊息過去跟妳打了聲招呼,妳也給我抱以熱情的回應,之後我們像以前一樣聊了好多,聊到妳學校的事、聊到妳最近在聽什麼音樂、聊到妳看了什麼電影,就像從前一樣,真的好像回到從前,我換著無限未來的時候,聽到妳說要跟我討論數學,我突然覺得,我贏得了全世界!~~」

「之後又跟妳講了我發生的一些事以及妳有同學轉來我們學校…好多好多…你也叫我趕快去看書,現在的我,不管是單純朋友,還是平淡的對話,對我來說都是力量,媽的,我好像拿到世界冠軍一樣,第一次的初戀,果然可以獲得上天的幫忙。」

「我要追到妳,無論如何。」



張貼者:哈囉 2009

「我還在過著青春吧!但怎麼覺得一切離我好遠?曾經一起讀著書聊天,還記得妳跟我在參考書上互相寫下的對話,還記得我追妳的熱血,現在這一切變得好空淡,彷彿這些事都沒發生過,我到底這段日子想著誰?」

「曾經在最靠近妳的時候無法握住妳,等到妳慢慢跟我不在有交集後,才發現沖淡了許多事情、才發現空間跟時間真的讓人很無力、才發現我跟妳真的沒有什麼緣份。妳曾問過我喜歡妳哪裡?為什麼要出這種問題?我真的很笨,我真的答不出來,就想跟妳在一起的想法很莫名其妙嗎?」

「從瞭解到不瞭解,感覺到妳跟我不會有任何可能,欺騙自己那麼多次,幻想,真會害死人。」



五月二十九 張貼者:哈囉 2009

「儘管對你的那份愛意,並沒有開花結果,但我還是非常感謝。」

「因為有你,才讓我了解自己心中的各種感情。」

100%的草莓

看完真的很幹,差點噴淚,最後東城綾那段實在是太悲了!偏偏真中帶著西野官去唱KTV的時候,又怕他跟西野官提分手,雖然最後沒有,但心理還是覺得悶悶的啊!東城綾那段看幾次都覺得好傷心,唉!

看完這部漫畫之後,心情真差,打這麼長一段,純粹想到以前許多回憶,肚子溫溫的,應該不是剛吃完牛肉麵的關係,好想幹嘛一下。

想來想去,還是覺得結局讓人好悶,算了,看電影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翰翰 的頭像
翰翰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