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哈囉...MOTO。」

MOTO:「哈囉?哈囉。」

哈囉:「...」

MOTO:「哈囉?哈囉!怎麼了?幹你他媽一整個屎面ㄟ!」

哈囉:「...」

MOTO:「我知道你要我問你怎麼了對吧!好啦!我關心你一下!」

哈囉:「林北...又看到她了。」

MOTO:[AND...]

哈囉:「感覺很差。」

MOTO:「你想扁她?」

哈囉:「扁你老目啦!我說的是那種...那一種...」

哈囉:「那一種...」

哈囉:「胸口很悶、感覺很惆悵,很想大力嘆一口氣的那一種差。」

MOTO:「這個...應該過很久了吧!」

哈囉:「一年半有了吧。」

MOTO:「我記得你是單戀吧!性質很純正的好人卡,橫看豎看就是被當好人的追求者。」

哈囉:「...」

哈囉:「你講話真的好機芭...」

MOTO:「哈哈!好啦~開開玩笑,可是你追不到人家懷念個洨啊?」

哈囉:「我也不知道,可是...看到她,就很多感覺浮上心頭啊...」

MOTO:「說不定,說不定是你沒甚麼對象吧!所以才一直喜歡她。」

哈囉:「可能吧!我現在的環境除了看著毒蛇猛獸還是看著毒蛇猛獸,相比之下她簡直是女神啊...」

MOTO:「你願意接受這個答案嗎?」

哈囉:「不願意...老實說,我好想跟她說...」

哈囉:「我很喜歡感覺到自己還喜歡她的感覺,她可能已經跟別人在一起,部落格擺滿了她跟他的照片,我還是追不到半個妹,偶爾想起她心中總是會激起一點可能在一起的漣漪。」

哈囉:「但我滿上癮的。」

MOTO:「你在跟誰告白啊???我覺得,腦袋換點新東西,看看小松小優,心情應該會不錯,最近小松復出拍了叫6COSPLAY的,聽說很鹹濕,跟她激戰一下轉換心情吧,ok的!一直想這種事情,沒啥結論的啦!」

哈囉:「想一個人跟想幹一個人是兩碼子事,當我完成想幹一個人的事之後,我還是會繼續想一個人,這就像你玩完充氣娃娃一定還是會想要玩真人的一樣。」

MOTO:「真是操他媽猥褻的解釋...前面那段人話真的是你講的嗎?」

哈囉:「如果在遇到她,我還是會跟她很開心的對談,很開心的走完那段時間,難後微笑說再見...吧?」

MOTO:「還是?」

哈囉:「我們應該氣氛很差的場面都是在電腦前完成的,所以我根本沒看過她不爽堵然過.」

MOTO:「好遙遠的距離喔...你跟她。」

哈囉:「我曾經覺得我們離得很近,在一段時間沒見面後,我發現我們的距離真不是普通的大,感覺像是網友與朋友的距離。」

MOTO:「啥意思?」

哈囉:「就是...網友的朋友的距離,感覺只有講過幾次話,一起解過幾次任務,客套的問候幾次。」

哈囉:「我好像...對她一無所知啊...」

MOTO:「迷惘,使人看不清、更堅持吧...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你才無法認清你不管告白幾次她都會拒絕你幾次,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會一直喜歡她,一直希望她也能喜歡你,你跟她認識到現在幾年了啊?4年了吧!你是有沒有那麼痴情啊!?」

哈囉:「喔...嗯...」

哈囉:「可能她就像我的心魔吧...她是我第一個追的女生,第一個一見鍾情的對象,那種印象始終無法在我心中抹滅,不過過多久我都會記得她,我是這樣認為,也希望如此,我曾傻傻的,偷偷對自己說,如果我現在怎樣怎樣,之後跟她說,她應該會很崇拜我吧!我跟她走在一起時總是傻傻的講不出話,回家一直不斷的懊惱,跟女生聊天,對我來說,好難啊...」

MOTO:「你病得不清啊...」

哈囉:「我覺得,我心中的OS總是有她的存在,她沒陪伴我度過甚麼,而我一直好想陪伴她度過甚麼,我那沒意義的OS好希望能實現。」

MOTO:「那你現在想對她做甚麼?再拿一張好人卡?...」

哈囉:「...」

MOTO:「開個玩笑...」

哈囉:「就...抱著她說,以後常連絡吧!」

MOTO:「很困難!」

哈囉:「難如上青天!」

MOTO:「加油吧...我的孩子,希望不要4年畢業後你還在跟我講同樣的事。」

哈囉:「我不希望,也希望。」

MOTO:「你他媽裝甚麼哲學啊!」

哈囉:「哈!哈!哈!誰叫我是天才!」

MOTO:「你他媽腦残啦!紅頭和尚!」

※※※※※※※※※※※※※※※※※※※※※※※※※※※※※※※※

這是一個叫『哈囉MOTO』的宅男精神分裂的故事。

願他安息,我的孩子。
創作者介紹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