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森與葛雷特

    在一大片森林的旁邊,住著一位懶惰的的樵夫,樵夫因為懶惰窮得一貧如洗,連兩個可愛的孩子和美麗的妻子每天要吃的食物都很難有著落。這兩個孩子,一個叫韓森,一個叫葛蕾特。

    有一天,樵夫的爸爸努力一輩子的家產終於花光了,懶惰的樵夫束手無策。夜裡,心裡著急又不想出去伐木換得溫飽的樵夫輾轉難眠。美麗又飢渴的妻子說:「孩子的爹,明天一早,把兩個孩子帶出去,目前能給他們的還有兩包乖乖,給他們一人一包,然後把他們帶到充滿危險的深山裡,野獸最多的山谷裡,然後,在夜晚點一把火告訴野獸們有兩個新鮮美味的食物在那裡,就讓他們承受上帝給他們的考驗吧!因為我們實在養不起他們,會這樣做其實是神給我們的旨意。」

    「瞧你說得甚麼話!」樵夫說:「把自己可愛的孩子扔到森林裡去餵野獸,我怎麼能做出那樣的事!」「要是你不這麼做,我們一家人就一起餓死好了!」「隔壁的強納森口袋裡的金幣可比我們家的麵包還多!」「要不是你好吃懶做,我們需要狠下心嗎?」樵夫經不起妻子的冷嘲熱諷,終於答應了。

    兩個孩子因為肚子餓沒有睡著,聽到了媽媽對爸爸說的話。葛蕾特心想這下完了,於是傷心得哭了起來。韓森卻說:「噓!別出聲,不要動不動就哭,我會有辦法的。」
說罷,韓森翻身起床,穿上外衣,打開小門,悄悄走出去了。外面月明高照,照得白色的小石子巷銀幣似的閃閃發光。韓森彎腰拾了一些小石子將一帶裝得滿滿的,然後就回家了,並對妹妹說:「打起精神來,葛蕾特,好好睡一覺。」說罷,韓森上床就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沒亮,媽媽就叫醒兩個孩子:「喂,你們兩個都起來,我們要到森林裡去,給你們一人一包乖乖,但是先不要打開來吃,留著當午飯。」手上拿著剛出爐的法國麵包的媽媽如此說到。因為一韓森衣袋裡裝滿了小石子,葛雷特就把麵包用圍裙裹起來。走著走著,韓森停下了腳步,回頭望望自己的家。走不多遠,他又停下來往回看,這樣反覆了好幾次。爸爸說:「韓森,你停下來看甚麼?走快點。」「爸爸,我在看園子種的那棵楓樹,他好像很怕再也見不到我了,頻頻跟我揮手。」媽媽說:「傻孩子,樹怎麼會揮手呢?」事實上,韓森並沒有看見楓樹在揮手,他只是每回頭看一次,就從衣袋裡掏出一粒亮晶晶的小石子丟在路邊。

    事實上,冒著冷汗的媽媽,很想用手上的斧頭,終結掉眼前這三個耗掉他大好青春的拖油瓶。

    一家人來到森林裡。爸爸說:「大家拾點木柴吧?我們點起火堆以免凍著了。」韓森和葛蕾特撿來一些小樹枝,堆得像小山一般高。它們點燃木柴,火苗升得很高。媽媽說:「來,妳們就在火堆旁躺下來吧,爸爸媽媽到森林裡去砍點數就回來。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們,我們會回來接妳們一起回家的。」媽媽臨走前,偷偷的把兩包乖乖丟到火中。

    葛蕾特止不住自己的淚水開始嚎啕大開。韓森說:「走吧!趁天還沒暗。」韓森就拉起葛蕾格的手。小石子像嶄新的銀幣閃閃發光,向他們指點回家的路。兩個人走了整整一整個晚上,在深夜寂靜無聲時回到家裡。韓森和葛蕾特靜靜的蹲在路旁的大樹,因為他們看到媽媽躡手躡腳的從家門走出來,走向鄰居強納森叔叔的家中,韓森和葛蕾特不知道媽媽為什麼要在晚上一個人到強納森叔叔家中,反正疲累的他們現在只想躺在舒服的床上。

    到了第二天早上,對於將孩子丟在深山裡深感內疚的爸爸,一覺醒來發現孩子竟然安然無事的躺在床上,心裡是隔外的高興。媽媽泛著潮紅的臉龐雖然帶著微笑,心裡卻火冒三丈。

    隔天,懶惰的爸爸一樣沒有心情出去伐木,家裡一樣快沒有食物了,雖然媽媽正在吃著香噴噴的義大利麵。晚上,韓森和葛蕾特又聽見媽媽對爸爸說:「孩子們上次找到回家的路,一定是你使的詭計,我不計較,可是,家裡的食物只剩下我們兩個夠吃了。明天把他們帶到南方充滿毒蛇與鱷魚的沼澤中,讓它們找不到回家的路,不這樣做的話,我們都活不下去。」懶惰的樵夫心情非常沉重,心想,哪怕是最後一包蝦味鮮也該和孩子們一起分享啊!可是,他已經做過一次這樣的事,就無法拒絕妻子。毫無隔音效果的房子,漢森和葛蕾特又再一次聽到父母的談話,韓森翻身起床,準備再去撿小石子,才發現媽媽已經把房間的門用木板釘死了。韓森安慰葛蕾特到:「葛蕾特,妳安心睡吧!上第一定會幫助我們的,媽媽一定是愛我們的。」

    那一晚韓森兄妹無法入睡,因為媽媽沒有跑到強納森叔叔家,懶惰的樵夫很勤奮的劈著柴。

    清晨,媽媽連場面話都免了,直接叫他們跟著走,不然有他們好看。韓森心想,爸爸劈柴的功夫一定很差。途中,韓森把衣服一片片的撕碎,不時停下腳步把碎衣服撒在地上。「你為什麼老是停下來東張西望的?走快點!」昨晚丟盡男人顏面的爸爸說。「可是,我正在看屋頂上小貓,牠正對我說昨天晚上有人六點半呢!」媽媽說:「傻孩子,那哪是六點半,那就像日出前的黑暗一樣,連個頭都沒有!」韓森將自己的碎衣服都撒在了路旁。媽媽把兄妹兩人帶到了沼澤的最深處。

    那是兄妹倆出生以來從未到過的地方。他們又叫兩人在高大的火堆旁睡下,說天黑了上帝會指引你們回家。到了中午,沒有東西吃的孩子們只能吃一旁的雜草充饑,到了晚上,上帝也沒有現身指引她們一條回家的路。韓森對葛蕾特說:「在等等吧,等月亮升起來後,就看得見我撒的碎衣服,我們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月亮升起來了,韓森大喊感謝上帝,但韓森卻找不到碎衣服,因為媽媽早就發現韓森的伎倆,早把碎衣服給清乾淨了。

    儘管如此,韓森還是領著妹妹,想要找到回家的路,可是不一會兒,它們就在大沼澤裡失去了方向。他們走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也走了整整一天,由於過度疲勞,兄妹倆不知不覺睡著了。後來她們又走了一天,還是沒有走出沼澤,兩個人的肚子餓的咕嚕咕嚕想,只能吃長在路邊的不知名果實。

    第三天,兩人一直走到接近中午,終於來到一座小房子前。那間小房子全部是用鮮奶油和蛋糕做成的,櫻桃、水蜜桃、蘋果等等是它屋頂的裝飾,窗戶是白糖做成的。「來,我們坐下來吃個飽!」

    韓森說:「我從屋頂開始吃,葛蕾特,妳就從窗戶開始吃吧!這一切依定都是上帝的安排。好甜啊!」韓森吃掉了一大片屋頂,葛蕾特也吃掉了兩、三面圓形的玻璃窗。正當準備再取下一面玻璃的時候,房裡傳來親切的聲音。

    「是哪隻豬在啃我的房子呢?」

    韓森和葛雷特嚇了一跳,拿在手上的東西全都掉在地上。緊接著,一個身材火辣的美女從門口走了出來,由於胸部太大,她走起路來好像隨時會往前倒一樣。美女邊搖胸部邊說:「乖孩子,你們從哪裡來的?跟我一起進到屋裡去吧,我保證你們會玩得開心!」說罷,就牽著兩兄妹的手進入屋內。屋子裡已經預備了可口的飯菜,有白糖煎餅,還有蘋果核桃,此外,還準備了兩張精緻小巧的床。韓森和葛蕾特一跳到床上,就感覺像在天堂一樣,床不只會動,還會旋轉呢!

    然而,其實這個美女是個採陽補陰的魔女,她整天埋伏在這兒就是等著韓森上鉤,為了吸引他們才建造這間座落在沼澤的麵包屋,如此矛盾的畫面,其實魔女也沒想到他們真的會上鉤。這個魔女一抓到男人,便會將他吸成人肉乾。所以,當韓森和葛蕾特來到這裡時,魔女非常的高興。一大清早,兩個孩子尚未醒來,魔女已起床了,他走到韓森的床前,見他睡得很可愛,魔女心中暗喜,心想這可是一帖大補藥啊!魔女抓起韓森,一把將他推進馬廄。韓森醒來後,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木閘裡,就像一隻被關在籠子裡的小母雞。

    木閘很小,只能走動兩、三步。這時,魔女又搖醒了葛蕾特,大聲喊道:「你這個懶丫頭,快去打水來,然後到廚房煮藥水給你哥哥呵!」葛蕾特嚇得哭了起來,只能依照魔女的吩咐去做。為了使韓森快點長大,葛雷特每天都調製魔女的藥水給他喝,自己只能吃魔女吃剩的剩菜剩飯。魔女的藥水是個可以讓小孩子快速長大的藥劑,缺點是會讓喝的人變成啞巴,還會讓人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性慾。

    魔女每天都會到馬廄來看韓森,一來就說:「韓森,把你的手指伸出來給我看看,讓我摸摸你是不是長大了。」而韓森的身子一天一天慢慢長大成人,魔女看了十分高興。

    四個星期過去了。有一天晚上,魔女對葛蕾特說:「別磨蹭了,快去打水來!不管你哥哥是否變成男人了,明天我就要把他吸乾。」葛蕾特只好悲傷的去煮韓森的藥水,但葛蕾特已決定要反擊可惡的魔女,所以她這次煮了兩份的藥水,還把她那一份濃縮在濃縮,希望自己能再擁有大人的力氣後,反身對抗魔女。

    一大早,葛蕾特就起床,點好火,把裝滿水的大鍋架在火上。此時的葛蕾特發現她的身子完完全全是個成熟的女人了,為了不讓魔女發現,她用毯子罩住自己的身體,但她也一直感覺到,身體裡一股不斷在燃燒的火焰。

    「葛蕾特,趕快到變包爐這邊來。」魔女在廚房喊著。葛蕾特站在灶台前,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葛蕾特走過去,魔女就說:「你往裡面瞧瞧,看看麵包的色澤是不是烤得夠火侯。我的眼睛不好,看不到那麼裡面。如果你也看不見,就站在這塊板子上,然後我把你推進去,這樣一來,你就可以看得更清楚了。」然而,葛蕾特是不會輕易上當的,因為上帝已經告訴葛蕾特魔女的意圖,所以葛蕾特用手指示意,希望魔女先做一次給她看。心急的魔女馬上把頭伸進去,正當魔女要踩在烤箱的板子上時,葛蕾特狠狠的把門關上,把魔女的整個頭切下來,魔女的鮮血噴滿了烤箱裡的麵包,葛雷特把門關上,看著魔女的頭在裡面不斷嘶吼,直到鮮血凝固、直到腦漿變的跟豆腐一樣、直到肉塊烤熟,才跑到馬廄裡拯救韓森。

    葛雷特一打該馬廄的門,就抱住韓森痛哭,由於葛雷特身上只批一條毯子,當她一把抱住韓森時,也等於跟韓森赤裸裸的相擁在一起,忍耐多時的韓森,一見到有位動人的美女投懷送抱,幾個星期下來的慾火一發不可收拾,凶狠的抱住葛蕾特,葛蕾特稱住自己的腳,試圖做一些反抗,但韓森的嘴按住了她,他們一起倒在了稻草堆上,用舌頭感受著哥哥舌頭的溫度,葛蕾特有種無法言諭的興奮。葛蕾特靜靜的躺著,一動不動,理所當然地,韓森的屁股往前一陣激顫,葛蕾特的指甲穿透韓森的背肌,兩兄妹一起感受到了那難以忍耐的快感,如此的理所當然。

    寂靜的夜晚到來,兩位赤裸裸的男女,坐在魔女的廚房,狼吞虎嚥的吃著沾有魔女鮮血的麵包,精壯的韓森看著臉上泛著潮紅、一臉滿足的葛蕾特,伸手去整理一下葛蕾特散亂的頭髮,還有因汗水而貼附在臉上的髮絲。韓森,似乎忘了他還有個妹妹。

由於魔女家中有許多寶石跟珠寶,兩人把值錢的東西都堆到魔女家的馬車上,直到裝的不能在滿,才高興得離開。

    可憐的魔女,根本就是遇到了強盜。

    豪華的馬車上,葛蕾特幸福的靠著韓森的肩膀,雖然心裡有著不存在於世俗體制的罪惡感,但只要她身邊的男人沒有發現,葛蕾特決定永遠不說出這個秘密。

   






    話說,某次閒閒無事,就去偷翻一下圖書館裡禁書的櫃子,發現這本《顛覆傳統的格林童話》,裡面的序寫得很厲害,甚麼最初的格林童話是媽媽念給小孩子聽會念到臉紅,為了迎合市場,格林童話的作者只好把故事通通改成適合孩童閱讀的純真無邪版。封面更寫著『揭開原版格林童話的神秘面紗,在浪漫、夢幻的粉紅色童話幻滅之後,再現充滿情色、暴力、血腥的真實世界,開始了恐怖、顫慄的黑色童話之旅』

    我顫慄它老母的,整本看完甚麼血腥、色情、暴力連個屁都沒有,如果餵白雪公主吃毒蘋果的皇后,下場是穿著火燙的鐵鞋跳舞跳幾世郎,這叫血腥暴力,那這本書的主編也真的太和藹可親了點!為了撫平我內心的不悅,我就把裡面其中一篇稍微改編一下,也就是本篇的《韓森與葛蕾特》,大家可能忘了書名,但只要記得,這篇故事的原版就是教我們如果怕迷路,就把東西丟在地上做記號,就是那篇,想起來了吧!

    最後,會放上面那張金髮妹的照片,純粹因為她是維多利亞的秘密的MODEL,字面上剛好符合文末葛蕾特的心境。

    當然,也因為我很愛腹肌妹。
創作者介紹

相思無用

翰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y466078
  • 我喜歡.....
  • 翰翰 於 2010/10/30 13:05 回覆